第1020章 放火(1 / 2)

钟岁言去看了敏儿尸体,然后才说:“是淹死的,具体是被人推进河里,还是自己掉下去的就看不出来了。”

回到房间,卫琮曦说:“就说敏儿是凶手好了。”

施落道:“这样也好,这样那个人才能放松警惕,露出马脚。”

她顿了下,又说:“我觉得这个人不是我们身边的。”

卫琮曦道:“我也这么觉得,不过我认为还是有必要将我们身边的人都查一遍。”

施落颔首。

这件事就由卫琮曦去查,很快就公布了敏儿是凶手事情,案子也算是结了,施落他们准备离开。

自从施落身体不好之后,卫琮曦便每天让她吃燕窝,这是好东西,施落觉得还不错,也就天天的补一补。

他们离开的前一天,一个人出了府门,这人是厨房的采买刘婆子,原本是在石太守那里做厨娘,施落他们来了之后,石太守担心人不够,便派了一些人伺候着,不过施落他们有大厨,刘婆子一直找不到机会靠近厨房,就算是靠近了,王重九的徒弟王江也不允许他们进去。

王重九做了一辈子菜,还是给达官贵人做菜,自然知道这里面的弯弯道道,尤其是厨房,除了自己人,绝对不允许旁人进来,就是做好的菜也要仔细的查验,才会让主子们身边的亲近丫环带走,绝对不会假手他人。

所以刘婆子一直找不到机会,就连院子里的水井,白天也不靠近。

下毒那天正好的是敏儿值班,她和敏儿换了班,这件事只有他们两个知道,第二天交接班的时候,她将敏儿推进了河里。

至于砒霜,也是她让人假借敏儿的名义去买的,那个傻瓜,还一直拿她当干娘呢。

刘婆子眼底闪过一抹阴毒,可惜没能杀了卫琮曦和萧近月,还打草惊蛇了,再想杀他们简直难上加难了。

想到这,刘婆子的眼睛沉了沉,他们明天就走了,今天是她最后的机会了。

刘婆子走到城西,见了一些人,安排好了一切去了一家农家小院。

院子里两个女人忙碌着。

这里是杨槐安家,杨槐安去和赵凌去了新京,一直也没有回来,不过倒是托人捎了东西回来。

另一个的女子正是的当年张守备的女儿张芸。

杨母道:“芸丫头也歇歇吧。”

张芸放下手中的伙计,笑道:“婶子,我不累。”

杨母道:“还说不累,你都忙了一天了。”

如今的张芸穿着朴素,已然一副农家妇女的扮相,当初杨槐安收留她,她浑浑噩噩过了一段时间,不过最后还是想通了,开始的时候是吃不了苦,可是过了一段时间,习惯了之后,张芸发现自己尽然无比踏实,现在虽然不如以前过的好,可是她学会了很多东西,每天忙忙碌碌的,虽然要担心钱财,要想着怎么省钱过日子,可这种柴米油盐的日子充满了烟火气。

张芸觉得很好。

“槐安都走了一年了,也不说回来看看。”

杨母抱怨道。

张芸却说:“杨大哥心里惦记着婶子呢,不然也不会巴巴的从外面往回送东西。”

杨母开始的时候也不喜欢张芸,太娇气,而且因为张家的事情,杨母心里始终有个疙瘩解不开,不过后来张芸的改变让杨母很满意。

人可以娇气,但是不能认不清自己,从前杨母也是夫人,也是小姐,可是现在还不是什么都能干,独自把儿子抚养成人。

人生都会有几个坎儿,迈过去就什么都好了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