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月(1 / 2)

“子秋,我也打听清楚了。”罗父语气快速,“洛朗家族宴请了很多名流上门,但整个华国,只有我们罗家拿到了请柬!”

这不是看重他们罗家,是什么?

罗休也十分兴奋:“太好了!这真是太好了!”

激动过后,他勉强平静下来,转头:“子秋,你去国外的时候,结识了洛朗家族的人?”

“不曾。”罗子秋十分困惑,“而且这种级别的报告会,请柬定然是由一个家族的高层决定的,我真的没有和洛朗家族的人接触过。”

他倒是应他人的邀请去过国外几次,但绝对没有去过翡冷翠。

想要进入翡冷翠,还需要有专门的通行证。

罗子秋想不出来。

或许是他无意中救了某个洛朗家族的嫡系子弟,也有可能。

“子秋,你的贵人来了。”罗父开口,“离报告会还有几天,为父现在就给你收拾东西,陪你一起过去。”

因为五弊三缺的存在,玄门并不富裕。

罗父当年入道,选的是“鳏”。

但由于经常下墓,他身上也没有什么前。

可如果有了洛朗家族这个大靠山,罗家以后的资金链就不愁了。

罗子秋点了点头:“好,我这就准备行李。”

罗父说得不错,他若是能够跟洛朗家族结亲。

无论是第五月还是古红袖,都是远远不够看的。

**

翡冷翠这边。

第五月在天鹅绒大床上睡了整整一天一夜。

醒来的时候,是第二天傍晚了。

她揉了揉略微酸痛的腰,环顾了一圈,唉声叹气。

同样是人,人和人比,差距怎么这么大。

为什么世界上会有这么富的人?

第五月看着镶嵌在花瓶上那颗足有拳头大小的红宝石,自己的拳头也硬了。

突然,一个声音响起。

“三等残废。”卧室门口,西泽环抱着双臂,“有人来看你了。”

“啊——!”第五月一把抓住被子,脸也埋了进去,“你进来为什么不敲门?万一我没穿衣服呢?!”

“我敲了十次。”西泽眼睫动了动,“你自己没有听见,我以为你发生了什么事情,就进来了。”

小姑娘抬头,一脸懵呆:“啊?”

果然是她仇富仇得太认真了。

“赶紧穿好,下来。”西泽退出去,把门闭上,“睡那么久,你不是猪谁是。”

卧室里有一个大衣柜,上面也镶嵌了很多宝石。

第五月控制住她想去撬宝石的冲动,打开了柜子。

里面是一排排衣服,将近一百套。

第五月也不喜欢穿裙子,随手拿了一套裤装。

“还挺合身。”第五月穿上之后,嘀咕,“不可能这么清楚我的三围吧。”

长廊外的花园里。

一男一女并肩而立,正在和西泽交谈着什么。

第五月探了个脑袋,没在第一时间上前。

西泽先看到了她:“过来。”

第五月这才走过去,也看清楚了女人的脸。

“瑜崽!”第五月眼睛一下子就亮了,“我也可喜欢你了,你跳舞真好看。”

秦灵瑜:“……”

她,堂堂贤者月亮,被一个十九岁的小姑娘叫崽。

“月月,你好。”秦灵瑜也知道了第五月失忆的事情,“你知道他吗?”

她退开一步,把喻雪声推到了前面来。

“好像是认识。”第五月歪着头,半晌,恍然,“哦哦,对,我想起来了,你是云哥的大哥哥嘛。”

云和月的家庭早就被曝光了。

混内娱的也都知道,她有一个大哥哥,一直在给她做心理疏导。

又因为喻雪声的样貌极其地出众,也一度在网上走红过。

两人甚至还有一群势力不小的cp粉。

喻雪声轻轻颔首:“是我。”

“不好意思啦,我是坚定的江月派。”第五月严肃,“我不是雪月派,你是对家,我不要和你握手。”

喻雪声还真没听懂,他眉微微一挑,转头:“江月党是什么?”

“就,云和月和江逸的cp粉?”秦灵瑜想了想,感叹了一声,“说起来,他们的唯粉撕得真凶。”

她上个月,也才和云和月一起录完了一期和跳舞有关的节目。

巧的是,江逸是节目上一期的嘉宾。

江逸的粉丝骂云和月倒贴,云和月的粉丝骂江逸请不要恋爱脑独立行走。

这半年的时间,双方的粉丝已经把他们撕到了几乎不相往来的地步。

秦灵瑜混娱乐圈这么久,还是第一次见这种级别的粉丝撕逼大战。

可在他们双双晋升顶流之前,关系是很好的。

团粉也十分期待队长和副队长强强联手合作。

事情到今天,怎么就变成了这个样子?

秦灵瑜叹气。

西泽也不了解娱乐圈,但倒是都听进去了。

原来还有cp粉这个东西。

他摸着下巴,他和第五月的cp粉,应该叫什么?

西第?

啧,好难听。

“月小姐。”这时,乔布恭敬地上前,“您刚醒来,这边给您准备了一些营养餐,请您享用。”

“好叭。”第五月依依不舍,“瑜崽,等我。”

秦灵瑜挥了挥手:“去吧去吧。”

第五月走后,西泽抬手:“两位,坐。”

秦灵瑜和喻雪声坐下来。

乔布指挥着佣人送上下午茶,这才退了出去。

“是真的失忆么?”西泽开口,“有没有恢复的可能性?”

“月月是失忆了。”秦灵瑜点头,“但我刚才通过梦境控制查看了她这两天的梦,反复有当时的画面出现,估计很快就会恢复记忆。”

喻雪声也说:“月小姐失忆,是大脑自我保护机制下的应激反应,你可以放心,恢复记忆不会产生什么负面影响。”

西泽沉默了一瞬:“你们说,她当时怎么想的?”

“一个人的成长,往往是在一瞬之间。”喻雪声浅笑,“月小姐就是这样的。”

西泽轻轻地嗯了一声:“她很伟大。”

他站起来:“我去陪她吃饭,你们先聊,一会儿我带你们去逛逛翡冷翠。”

“看来,我们的皇帝也要有皇后了。”喻雪声笑了笑,“真是难得。”

“谁让贤者们都是单身狗。”秦灵瑜说着,忽然抬头:“眠兮那边估计还要过两年,聂老爷子死都不同意聂亦那么早成亲,祸害小姑娘,所以我们什么时候结婚?跟月月一起?”

“跟月小姐一起,恐怕还要多等一段时间。”喻雪声声音浅浅,“以第五家的作风,他们舍不得让月小姐这么早嫁出去。”

“也是。”秦灵瑜伸了个懒腰,“男人啊,只会影响我顶流的位置。”

顶流一旦传出恋爱的消息,就会迅速flop。

她还是安安心心搞事业吧。

“小瑜。”

“怎么?”

她刚一抬头。

有唇近乎粗暴地压下。

同时,她的腰肢被一只大手猛地扣紧,将她拉到了怀中。

随后是长时间的攻城掠地。

秦灵瑜呼吸都困难,一只手使劲地推着喻雪声:“喘不过气了。”

他这才把她放开,气息也没有乱上一下,依旧笑得浅然:“抱歉,情非得已。”

秦灵瑜:“……”

她半点都不信他这个白切黑。

外面。

西泽整理一下西装,在踏入餐厅前,问:“报告会是什么时候?”

乔布上前,翻开文件:“后天,3月7日。”

“嗯。”西泽淡淡点头,“推迟两天,我要在那天给一个人过生日。”

他知道,她从小受宠,有第五川、兄长和姐姐照顾,什么都不缺。

这样也好,不容易被骗。

**

翌日,g国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