番外18 打脸,记忆恢复,告白(1 / 2)

她跳得太急,差点栽倒。

一只大手扶住了她的腰。

那手修长白皙,如琢玉一般。

第五月“啪”的一下拍开那只手,凶巴巴:“不许占我便宜。”

不等手的主人反应,她“嘭”的一下关上了车门,头也不回地走了。

刚要跟着下车的西泽:“……”

围观了全部过程兼任司机的管家乔布:“……”

唉。

他早就说过,他们主人应该多多锻炼身体。

要不然连姑娘都打不过。

罗子秋将这一幕尽收眼底,愈加惊诧。

翡冷翠对街道有着严格的管制。

为了保护环境,车辆每天都会限号。

今天只有车牌号尾号是“1”的车辆才能出行。

可他看见的这辆加长林肯的车牌号,却是“9999”。

这样的车牌号本来就十分罕见,竟然还能在限行日出行。

第五月完全没注意到罗家父子俩,欢欢喜喜地进到了中心商场里面。

“子秋,你看。”罗父像是进了大观园一样,“翡冷翠的科技也真是太发达了,子秋?”

罗子秋用力地抿唇,克制着自己波澜泛滥的情绪:“爸,我看见第五月了。”

“什么?”罗父一愣,旋即皱眉,“第五月?她怎么会在这里?她跟着你来的?”

“我也不知道。”罗子秋摇了摇头,“而且,她乘坐的是这边贵族才有的车。”

“不用管她了。”罗父摆手,“翡冷翠这边不管是什么贵族,到时候都要受到洛朗家族的管制。”

“你只管准备明天的报告会,其他的一一律不用放在心上。”

听到这番话,罗子秋心里那种不安却并没有消去。

他想了想,并没有跟着第五月进去,而是打车去了酒店。

**

中心商场里。

“小姐,你好。”柜台小姐微笑,“请问您是刷卡还是现金支付?”

“刷卡。”第五月摸了摸兜,只摸出来一张黑金卡。

她有些疑惑。

她明明带了三张国际银行的卡,怎么只剩下了这张黑金卡?

第五月翻完了所有的兜,也没再找出第二张银行卡。

她认输,把黑金卡递过去。

“请您稍等。”柜台小姐接过。

“滴”的一声,pos机发出了一声响。

柜台小姐将卡递回去的时候,一眼发现了金色的鸢尾花标志。

旁边还有一个小写的s。

她忍不住惊呼出声,震惊地看着第五月。

一时间,眼神都不一样了。

洛朗银行s级黑金卡,只有洛朗家族的掌权者和嬴子衿有。

这个东方少女,又跟洛朗家族是什么关系?

柜台小姐恍恍惚惚地把第五月送出去,深感她好像发现了一个了不起的大秘密。

她稳了稳心跳,偷偷拿出手机,给闺蜜打了个电话:“喂,我和你说个八卦,就是洛朗家族的那个掌权者你知道吧?他可能……”

第五月对此一无所知。

她买完衣服后,给第五风等人寄了回去,在外面转了一圈之后,这才回到了洛朗城堡。

西泽在沙发上坐着,长腿交叠。

身形完美宛若雕塑。

即便是看了他很多次,第五月依旧不得不承认,这的确是一张可以让诸多人疯狂的脸。

“venus集团送来的喜糖。”西泽指了指桌子上的巧克力盒,“外面没有,全球限量十款,给你留的。”

第五月也喜欢吃甜食,她走上前:“咦,你今天这么好啊。”

她拆了第一个酒心巧克力包装。

正要满心欢喜地拿出里面的巧克力,结果抓了个空。

这是一个空的包装,被人叠成了巧克力的形状。

第五月:“……”

她接着拿起下一个,拆开之后,里面除了空气,其他什么都没有。

第五月幽幽地抬起头,看向西泽:“你不会都吃了,然后还装作没吃的样子骗我吧?”

有这么幼稚的人?”

西泽端着茶,一举一动都是o洲名门贵公子的作风。

闻言,他皱眉:“嗯?他们这是找哪家巧克力工厂,品控这么差?”

瞧见年轻人一副气定神闲的模样不似作假,第五月也当是工厂没有把控好,于是接着拆。

空壳子堆了一地。

她不死心地拆开最后一个巧克力包装。

空的。

西泽终于没忍住,笑出了声。

“啊啊啊啊!”第五月好生气,她扑过去,一拳锤在他身上,“你去死!”

她还以为他改邪归正了,结果还是喜欢这么欺负她!

“咳咳!”西泽抓住她的手,“三等残废,别闹。”

少女身子娇小,他两只手轻而易举地把她禁锢在了怀中。

前所未有的亲近。

西泽的身子再度绷紧。

第五月凶巴巴:“我咬死你!”

她露出小虎牙,就要咬下。

眩晕感却在这时袭上脑海,第五月眼前一黑,整个人昏迷了过去。

西泽还要逗怀中的小姑娘,却见她没了意识,神色瞬间变了。

“月月!”他把她抱起来,厉声,“医生,乔布,快叫医生来!”

**

第五月做了一个很长的梦。

梦里她去了一个很奇妙的地方。

那里的科技很发达,有空中交通系统,还有各种各样的新型武器。

她在跟她亲亲师傅逛街的时候遇见了一个傻大款,这个傻大款竟然还是二十二贤者第五贤者皇帝,让她嫉妒了好久。

她又看见世界之城出现在她眼前,中心区域变成了一片废墟。

她还看见她咬着指尖,用血布下阵法。

耳边是嘈乱的声音。

“我说了,不要算我,”

“三等残废,你干什么?!”

“月月!月月,你停下!”

“啊!”第五月突然惊醒了过来。

她捂住自己的心脏,额头上满是汗。

她神情怔怔。

那不是梦,是她曾经经历过的一切。

她明明为了算嬴子衿,押上了她的全部寿元。

为什么她现在还好好地活着?

这不符合常理。

第五月下意识地低头。

他趴在她的床边,头发有少许的凌乱。

他一向注意他的外表,很少会有这个样子。

第五月迟疑了一下,伸出手,抓了一把西泽的头发。

唉,好遗憾,不是金子。

“醒了?”年轻人的声音略微沙哑,抬起头,“有没有哪里不舒服?“

他的双眸蓝得像是大海,深邃幽远。

这么看着他,第五月眼泪忽然就掉了下来:“你骗我。”

她很委屈:“你怎么这么骗我?”

西泽:“……”

糟了。

这记忆恢复的真是时候。

“我就是觉得你可爱,想逗逗你。”西泽有些不知所措,他递过去一张纸,“别哭了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